唐稚松适时地加入这种统一工作的行列

2019-04-09 16:02栏目:科技

  “中国的伟大贡献或许可以通过恢复基于一切人类经验形式的人道主义准则,1884 —1956)早就发出“科学必须人性化”的呼吁。给科学研究注入价值,当代科技文明的困境要求科学人性化。科学史家萨顿(George Sarton,作为方法论它避免极端。李约瑟认为?

  以使科学精神和道德理想结合起来。它既是伦理价值也是一种方法论。作为伦理价值它强调和谐,中国文化价值的精髓是“中庸之道”,而从这种死亡的躯体上挽救我们”。那么儒学伦理价值科学化就是必要的,如果说以儒学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价值有其现代性的一面,

  一般说来,知识有三个台阶:经验知识、概念知识和综合其两者的合理性的知识。经验知识是科学真理的重要基础,但只有当它是对象本质的正确反映时才是有意义的。概念的知识对于对象的本质知识之形成最为重要,但概念的基本意义也是可错的、不完全的或误解的。因而需要把这两者合理地综合起来,而这个任务的实现有赖于文化和哲学背景。

  中国科学院唐稚松院士在他的研究中感到,软件研发已经到了需要找出一种指导它的思想方法的新哲学基础的阶段。70年代后期开始的直接以逻辑语言写程序的研究,在80年代初取得了突破,以一阶逻辑或以递归泛函为基础的各种程序与以往的各种高级程序语言有本质的不同,它们均建立在严格的逻辑或数学的基础上。它们的出现标志着计算机程序范式的分裂。因而提出各种范式重新归于统一的问题。唐稚松适时地加入这种统一工作的行列。他以儒学的“中庸之道”作为综合这个领域中的技术经验和概念知识的合适的哲学方法论,创立了以时序逻辑为核心的XYZ软件系统,其基础部分硬化在机器中还可形成XYZ机。这是真正走向逻辑机的最早工作之一,受到世界同行的重视。

  当今世界正处于原子时代向比特时代转变的关头,前者的思想源头是古希腊原子论,而后者的行驱是中国古老的《易经》。未来是信息化的社会。信息化是通过数字技术实现思维机械化和社会网络化的历史过程。数字化技术革命必然产生新文化,而且这革命也必须在一定的文化环境中进行。所以,所有的旧文明之文化都面临一个能否被科学论证的困境,于是有一个在新旧文化转接中创造新文化的问题。

  

唐稚松适时地加入这种统一工作的行列

  在全球性新文化的缔造过程中,如何向世界提供我们文明中的最佳遗惠,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要找寻新文化的种籽,以在现代科技文明的基础上,发展新的科学和新的人文与社会价值体系。我们的科学家和人文学家在努力。80年代的太阳磁场望远镜和90年代的太阳九道望远镜的发明以及澄江古生物化石群的发现已使世界同行震惊,我们的社会市场经济所带来的稳定持续发展和一国两制构想的成功亦为世界政坛倾倒。这一切都证明,我们中国人有能力实现传统与未来的转接。

  唐稚松院士的成功表明自觉运用中国文化价值的科学意义。中国的文化价值已被为数不少的有远见的科学家注意。德国物理学家哈肯(H.Haken)说, 他创立协同学同时受到了西方的分析思维和东方的整体性思维的影响。诺贝尔奖得主比利时化学家普利高津(I.Prigogine )说,新的自然观“将把西方传统连同它对实验的强调和定量的表述,同以自发的自组织世界观为中心的中国传统结合起来”(1997)。英国天文学家沙里斯(M.Shallis)主张新科学要合乎伦理道德, 并认为“前进的唯一道路是转过身来重新面向东方,带着对它的兴趣以及对其深远意义的理解离开西方的污秽,朝着神圣的东方前进”(1985)。

  

唐稚松适时地加入这种统一工作的行列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从新的视角评论中国的长城和运河两大工程。秦皇统一中国后动用30万民工,历时10年,修筑了绵延万里的长城。隋朝统治者先后两次,每次都动用数百万民工,开凿贯通南北五千里的大运河。从科学视角看,这两大工程都是世界罕见的系统工程。经历代增补的长城,高4米宽3米,“五里一燧,十里一墩,三十里一堡,百里一城”,随山峰盘旋,如一条巨龙。经历朝护修的运河,穿三江五湖,勾通五水十泽,两岸榆柳大道。这两大工程的设计和施工非周密测算和精心调度难以完成。万里长城起到了防御外族入侵和保卫丝绸之路的历史作用,今天虽然已失去原来的作用,但仍是中华民族智慧和和平理念的象征。大运河上,“弘舸巨舰,千轴万艘,交贸往还,昧旦永日”,给两岸重镇带来多少繁荣。科学技术若不注入道德理想,哪里会有惠民的功能。

今日相关新闻

  • 并保留浙江在线·住在杭州网消息的电头
  • 来自全世界24个国家、地区的86位顶尖记忆高手同
  • 服务面积达2万余亩
  • 出现上述情况源于报告期内公司业务规模快速扩
  • 简简单单方便使用
  • 可减按50%计入科技人员当月“工资、薪金所得”
  • 不再列入国家重点实验室序列
  • 这部分相对不好理解